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代理加盟 >
听到见了血就感觉有些不妙了:哪儿那么多血
* 来源 :http://www.pearcateringreno.com * 发表时间 : 2019-06-14 14:21

那宫装处以湘妃色的线绣着几朵桃花,并不十分起眼。云贵人身份低微,宫里衣裳饰穿着等都是分等级有限制的,她不能越了例,但女人大多爱美,因此便在衣角袖口处下功夫,总会弄出些别出新意的东西,德妃看得心中不喜,对她这些小心思十分鄙夷:“心思倒是不少,难怪能迷住皇上。”云贵人低垂着头,一副顺从的模样,众人都以为她被德妃这样教训不敢吭声时,却没想到她抿了抿嘴角,胸膛在一阵剧烈起伏之后,又渐渐平静了,抬头看着德妃笑:“多谢德妃娘娘夸奖。”她先是谢了一句恩,紧接着又道:“德妃娘娘是将门出生,恐怕是不耐烦做这些活儿的,若是娘娘不嫌弃,妾也可以替娘娘做个荷包。”德妃听了这话,冷笑了一声:“本宫什么东西没有,哪儿需要你来献殷勤?”云贵人听了这话,也不气恼,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,又道:“那是自然,将军府什么东西没有呢?往后高将军前途远量哪,毕竟高老将军战死沙场,皇上往后必定是会好好补偿娘娘与高将军的。”众人谁都没想到她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,德妃先还是冷笑着,下一刻听了她这话,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指了云贵人鼻子,大怒道:“狗奴才,你有本事再胡说八道,本宫将你舌头拨了!”“妾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?”云贵人像是十分慌张,下意识的就朝百合与贤妃二人看了过来,一副紧张无比的模样:“莫非,莫非德妃娘娘还不知道?”德妃脸色冷了下去:“贱婢,你再敢胡说八道,本宫将你嘴撕了!”“妾没有胡说八道,妾,妾是听皇上说的,高老将军为国捐躯,恐怕再过不久。灵枢都要运回京中了……”云贵人话没说完,德妃便失态大喊:“你住嘴!”“恐怕皇上没有告知德妃娘娘,是皇上体恤娘娘,担忧娘娘着急生气罢了……”德妃听她这样一说。更是怒火中烧。她压根儿不相信自己的爹高老将军已经死了,听到云贵人一个贱婢出身的女人,如今一朝得势飞上枝头当了凤凰,竟然还敢诅咒起自己父亲来,心中大怒之下。扬手便一耳光朝云贵人脸上抽了过去。‘啪’的一声,打得云贵人站立不稳,身体一下子朝旁边倒了过去。她前头站着贤妃与百合,旁边站着柳嫔,这会儿柳嫔没想到德妃会动手,云贵人一挨打往她身上一倒,两人便滚成一团,滚落出了走廊。凤鸣殿是个三进的院落,出了主殿之后外头似是回字形的建筑,因下着大雪。几人都是从回廊下走动,再由南门而出,这会儿德妃一动手打人,云贵人跟柳嫔二人相继一摔,‘咕咚’便滚出回廊,回廊下是两三步阶梯,旁边各有一尊点宫灯的石柱,两人尖叫着撞了上去,随即便滚落进了雪堆中。众人都没想到这样一个变故,等到柳嫔的宫人尖叫起来时。才反应了过来。“还不赶紧将你们的主子扶起来,傻愣着干什么?”百合皱了皱眉头,吩咐了云贵人的宫人一句,那宫女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了一般。慌忙下去扶。柳嫔的大宫女一脸着急的模样,一行人将柳嫔扶起来时,柳嫔整个人都不好了,捂着自己的肚子就喊疼。云贵人也在说肚子疼,贤妃在一旁看着热闹,百合吩咐画意:“去请医女前来。”德妃此时余怒未消:“请什么医女。本宫打她一巴掌,是替她积德了,敢胡乱造谣诅咒本宫的父亲,打她一巴掌,真是便宜她了!”云贵人不过是个奴婢出身,却敢诅咒自己的父亲,德妃想起这事儿还有些窝火,这会儿又想动手,看到云贵人跟柳嫔二人都‘唉唉’直叫,冷笑连连。画意准备去请医女,只是凤鸣宫中6太后像是听到了外头的动静一般,打了人来瞧,在知道云贵人与柳嫔二人都摔倒并肚子疼之后,连忙去请了医女前来。这里距离凤鸣殿近些,云贵人与柳嫔二人又都说肚子疼得厉害,不宜搬动。“啊……血!”柳嫔的脸色越来越白,她的宫人神色慌张,嘴中尖声大叫。德妃开始还冷笑着,听到见了血就感觉有些不妙了:“哪儿那么多血,兴许是小日子来了吧?”她说话时也转了头去看,就见柳嫔身上那条裙子迅晕开一团血迹,这会儿滴了几滴血到雪地上,似是雪中开了朵点红梅一般,德妃脸色瞬间就变了。医女赶来把了脉,确定柳嫔小产了,她怀孕两个月,胎本来没坐稳,柳嫔自个儿估计心中也是有数的,但就是没声张,本来这一胎她瞒着还侍寝,便不太稳当,如今被云贵人这样一撞一摔,她又撞到了那宫灯石头上,这会儿孩子便保不住了。而云贵人也有了身孕,刚月余,脉像还不太稳定。宫里前两个月才刚死了大皇子,如今却这样快就有人怀了身孕,可惜柳嫔这一胎没坐稳,在听医女说孩子保不住时,柳嫔一下子便昏死了过去。永明帝过来时,德妃还惨白着一张脸,云贵人捂着肚子,‘嘤嘤’的哭,神情极其狼狈,白嫩的脸颊上那个巴掌印极其的明显,柳嫔还歪在软榻上,弱质纤纤。“皇上……”德妃这会儿知道自己闯了祸,看到永明帝进来时,连忙便迎了上去。好在她一直以来性格都泼辣大胆,永明帝一直是知道的,若是明白她是无心之失,说不准不会怪她。再加上最近她父兄都在为永明帝出征,哪怕不看僧面看佛面,就是看在高氏一族的份儿上,皇上最多罚她禁足罢了,德妃心头宽慰自己,看到冷着一张脸,风风火火来到凤鸣殿的永明帝时,连忙迎了上去,话还没说出口,永明帝扬起手臂。‘啪’一巴掌,打得德妃原地转了半圈儿,脚步踉跄着撞到一旁的椅子上,连带着扑倒椅子摔落到地上。幸亏凤鸣殿地上因为冬日铺了厚厚的地毯。德妃这一下摔下去除了被椅子硌了之外,倒也并没有感觉到疼,兴许是因为她害怕、尴尬以及紧张之下,她甚至根本感觉不到疼,只是脸上火辣辣的。她伸手捂了脸。显然有些不敢相信永明帝打了她巴掌,她颤抖着想撑起身,转头去看永明帝,但永明帝却提了脚,用力一脚又踹到她肩上,踹得德妃又趴倒在地,这回不敢再起身了。“高氏,性情刻薄寡恩,残害皇嗣,不配为德字。剥封号,降为昭仪。”永明帝冷冷开口,德妃身体颤抖着,脸上火辣辣的疼,心头却一下子就凉了。永明帝贴身的太监三福听了这话,慌忙要磨墨将这些话记下来,凤鸣殿里一群宫人内侍都跪了下去,6太后摇着头,无声的叹了口气:“也怪柳嫔肚里的孩子无缘。”柳嫔如今被人从水中捞起一般,非常完美直播 ,脸色惨白。云贵人听了这话。只是轻轻的抽泣。“怎么回事?”永明帝凌厉的目光从一群女人身上扫过,问了一句,最后目光落到了百合身上:“宫里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生这样的事儿?”“回皇上,原本倒也是好端端的。开始高妹妹还在与云贵人说着绣花的事儿,只是不知怎么的,她二人说着说着,便动起了手来,臣妾因一心回咸福宫,倒没大注意。”百合将事情推得一干二净。只说不知道,永明帝虽然心中明白她是在推脱,但这会儿可不是跟百合计较之时。他冷哼了一声,又朝云贵人看了过去,云贵人娇娇怯怯的便要坐起身来行礼,6太后叹了口气:“歇着吧,看你那张小脸,都白成那般模样了,你肚子里的孩子还不稳当,便不要再重这些规矩了。”云贵人看了永明帝一眼,永明帝点头:“太后所言极是。”“今日妾与德妃娘娘之间原本在说着绣花的事儿,可不知是不是妾哪一句说得不准了,惹了德妃娘娘不快,德妃娘娘一怒之下便打了妾一巴掌,妾站立不稳,撞到了柳姐姐,便连累得姐姐……”云贵人说到这儿,低下头又抽泣了两声,地上的高氏听了这话,只气得手脚冰凉。她人又不傻,之前在凤鸣殿外头时因为中了云贵人的计,被她一席话气得急怒攻心,而失了分寸打了她一巴掌。哪晓得这小贱人运气好,竟然在承宠的这段时间怀上了。这小贱人肯定是不知怎么得到了柳嫔怀孕的消息,故意想将柳嫔肚里的孩子弄没了,好成全她自个儿腹中那块肉,但可恨她算计柳嫔便也罢,而最后却将这口黑锅背到了自己背上。柳嫔腹中骨肉没了,如今与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,皇上一来便不分青红皂白打了自己一巴掌,还是当着云贵人这个贱人的面,如今还降了自己的份位,没想到这云贵人出身不高,心机倒不小,贤妃与她相比起来,简直根本不算什么了,难怪会吃了她这样大的亏,可恨这贱人现今竟算计到了自己身上。(未完待续。)ps:第二更~昨天点娘宣传要用艺术照,做为一个从来不照艺术照,一天到晚宅在家睡衣大拖鞋的银儿来说,我昨天出去照了一张……摄影师给我照完让我选照片时,我就崩溃了啊!那脸圆的,临走时我叮嘱他们一定要给我好好修修。。。今天来,脸依旧是辣么圆,我打电话喷设计师,设计师说,害怕修了不像我本人了。。。艺术照不就应该是要把我照得面目全非,我妈都认不出来我嘛!于是今天我的心情好灰暗,看一次照片就想把设计师打死一遍,本来想要求票加更。。。结果乃们给了我第二次伤害,我今天才四十票……心好累,我要去厕所哭了。...